Jan 022012
 

中国神仙故事

灶王爷的故事

现在小孩子都知道外国有一个圣诞老人,是一个好玩的神仙。其实中国也有一个类似的神仙,就是灶王爷。我给你讲讲灶王爷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叫张单,他是给人砌炉灶的。他手艺很好,对大家也都很和气。他老婆叫郭丁香,很漂亮,把家里整理得很干净。

张单有一个邻居姓邹,大家叫她邹嫂。邹嫂喜欢批评人。如果有人问她:“邹嫂,你怎么老说别人不好呢?”邹嫂就说:“你不明白了吧?我告诉你:从前有一个小孩,学习不错。他妈老表扬他,他就不努力了。结果他就变坏了。然后他就死了。所以人是不可以表扬的。我说你坏,实际上是为你好。”

邹嫂说张单是臭苦力,没有文化,个人卫生不好,不会挣钱,长的也不咋地。邹嫂说郭丁香是个狐狸精,傻;说她对别的男人笑是不对的。

张单不觉得邹嫂这样说是为了他好。他听了觉得脸上很难看,心里很别扭。想到自己这样一无是处,他吃不香,睡不着,没法儿出去工作了。他没钱了,就去赌博,结果把老婆、房子都输给人家了,张单自己也只好上街要饭了。

冬天来了,街上人很少。张单要不着饭吃,又冷又饿,就昏倒在街头。郭丁香听说了,觉得张单挺可怜的,就把他搀回自己的新家,让他躺在炕上,给他煮鸡汤面吃。邹嫂来串门,看见张单躺在郭丁香的炕上,吃她煮的面,就说张单太不要脸。张单听了,觉得自己没有脸再活下去。他找了一瓶煤油,倒在自己身上,点着了,就把自己烧死了。邹嫂在旁边,被溅上了煤油,结果她也烧死了。

张单被烧死了,他浑身都是黑的,脸也是黑的,像炭做的木偶。头发都烧焦了,短短的,在头上卷卷着。他和邹嫂走在去西天的大路上。路上还有别的刚死的人和动物的灵魂。张单碰到一条三条腿的狗。狗见到张单很高兴。他的尾巴往右摆。可是邹嫂对狗说:“滚开,瘸狗!没用的东西。”张单说:“别这么说。这狗很灵活呢。三条腿它也比咱俩四条腿跑得快。”狗咧开嘴笑了:“你真是好人。咱们做伴走吧!”

邹嫂见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不理她,自己很没意思,就独自一边儿走去了。

张单对狗说:“我可算不上好人。我是个臭苦力,没有文化,个人卫生不好,不会挣钱,长的也不咋地。我赌博把自己的老婆和房子都输给别人了。又从臭苦力变成了个穷要饭的。好什么呀?!”狗说:“你们人,就是想法太多。什么臭苦力啦,穷要饭啦。在我们狗看来,你对我好,就是好人。再有钱有势,打扮得跟驴粪蛋一样光溜,如果心眼儿不好,也不是好人。”

张单听了狗的话,心里暖烘烘的。他一想,也是。本来自己有门手艺,也能挣碗饭吃。老婆管家管得不错,生活很美好。邻居有难事,他俩口都帮忙。怎么就不算好人呢?全是邹嫂的批评,改变了他的看法,给他带来了灾难。张单感激狗的开导,他摸了摸狗的头。

过了一会儿,张单他们碰到一只瞎了眼的猫。猫感觉到张单在身边,就凑过去在他腿上蹭蹭。张单把猫拾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猫说:“你真是好人。咱们做伴吧!”

张单说:“是不是好人也没用啦,现在都死了,想再给人砌炉灶也没机会啦。想再跟我老婆一起聊聊天,也没机会啦。”猫说:“那倒不一定。到阎王那儿,没准儿下辈子还让你砌炉灶呢。你的灵魂是善良的,变成什么都能显出来。”

张单听了猫的话,觉得有了盼头。他感激猫的开导,就给他抓了抓脖子。猫马上发出愉悦的呼噜声。张单想,这一猫一狗都比我明白事理,一个能看见善良;一个能看见希望。有他们陪伴,真是我的福气。

天黑了,灵魂们都很冷。张单拾柴生了火;狗抓来一条大鱼。他们三个围着火堆烤鱼吃。瞎猫问张单:“你是怎么死的呢?”张单说:“那个邹嫂总说我不好,我糊涂了,真相信了她的话。结果就真不好了。最后我觉得没法活了,就把自己烧死了。”猫说:“真可惜。你别相信她的话就好了。你那个时候如果认识我,我就会告诉你,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那样你就不会死了。”

张单问:“你是怎么死的呢?”猫说:“坏孩子把我弄瞎了,我捉不到老鼠,最后饿死了。如果活着的时候有你们在身边,帮我抓鱼吃,我也就不会死了。那多幸福呀。”狗说:“对!如果当时我在,根本不会让坏孩子把你弄瞎。”

猫说:“你们说,咱们仨结把兄弟好不好?永远互相支持,互相鼓励。”狗说:“什么叫结巴兄弟?我原来的主人是个结巴,他脾气不好。我可不想作他的兄弟。我腿被车压断了以后,他就把我扔到了一个荒岛上。不要我了。”猫说:“不是结巴。是咱们成为“把兄弟。”把兄弟就是本来不是一家的好朋友,发一个誓,从此就像兄弟一样。”狗说:“好。咱们结成兄弟。张单老大,我老二,你老三。”猫说:“张单老大,我老二,你老三。”张单说:“别管谁老大,谁老二了。咱们把手放在一起,你俩跟我一起说:’我们今天结成把兄弟,发誓永远互相鼓励。永远不伤害对方。'”于是他们仨结成了把兄弟。

张单说,“咱们兄弟从此不可以说彼此的坏话,不可以叫对方外号,比如说瞎猫啦,瘸狗啦,傻瓜啦,结巴啦。因为咱们仨都被坏话伤害过。是不是?”

猫说:“对。”狗也说:“好!”

所有的死魂灵都往西方走。黎明的时候从对面走来一个姑娘。这姑娘绿色的头发像大爆炸一样在头上竖着,脸抹得煞白,嘴唇是黑的,大黑眼圈下面还往下画了两条粗线,像黑色的眼泪。她嘴唇上有一个大唇环。张单一看,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绊到在狗身上,摔了个大屁蹲儿。

张单知道瞪着对方不礼貌,就打招呼说:“姑娘往哪儿去?”姑娘凶巴巴地说:“我不知道。”虽然她口气很凶,猫和狗都能感觉到这姑娘不是坏人。狗说:“那跟我们一起走?”“你们去阎王,我父亲那儿?我不回去。他老忙工作,从来不说我好。别的仙女也都看不起我,管我叫鬼女。”“你是阎王的公主?”姑娘点点头。猫说:“不回去没关系,陪我们走一段。反正你也没事儿。咱不是每天都能碰到公主和仙女。”狗说:“对,就象瞎猫碰死耗子,不是老能碰到。”狗用鼻子碰了碰猫的头:“我不是说你啊。只不过是打个比方。”阎王公主微笑了。她其实很漂亮。

张单问:“别的仙女为什么看不起你呢?” 姑娘凶巴巴地说:“我怎么知道。”

猫聪明地说:“我知道。你抓不到耗子。所以她们看不起你。”公主说:“我又不是猫,抓什么耗子呀?!”

狗说:“那是因为你残疾,追不上兔子?”说完他转着圈上下打量看公主是不是残疾。

“我也不残疾。我也不追兔子。”

狗说:“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坐在树底下等着兔子来撞死的。”

公主笑了。

张单说,“让我猜猜,仙女们也是要上学的。也许你学习没有她们好,所以她们看不起你?”

“我的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她们才学习不好呢。”

“那她们到底为什么看不起你呢?”

“别的仙女都有玉皇宫里做的裙子,打的首饰,我没有。她们夏天去水星度假,冬天去火星避寒,我去不了。她们都是兄弟姐妹一大帮,我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跟我玩。阎王殿里也不好玩。她们看不起我,也不带我玩。”

狗跳起来说:“没有兄弟姐妹没关系。我们原来也没有,可寂寞了。后来我们结,结巴了,就都高兴了。”

猫小声说:“你这么傻,倒还不如结巴了,少说两句。”说完他想起来自己不可以说狗傻瓜,就捂了一下嘴,对狗说:“对不起。”然后说:“不是结巴!是结把兄弟!”

狗没脾气地说:“对!是结把–兄弟。”

公主看他俩都很可爱:“那我也跟你们结把兄弟吧。你们都有什么规矩呀?”

张单说:“我们的规矩很简单,就是不许说彼此的坏话,不可以叫对方外号,比如说瞎猫啦,瘸狗啦,傻瓜啦,鬼女啦。永远互相鼓励。”

公主说:“哦。那很简单。”

张单说:“说简单,也不简单。刚才猫就说走了嘴。但是他马上就道歉了。所以我们也不是马上就能作好,还得练习。”

公主是个好学生,一听说做练习,就来劲了,“我特别喜欢做练习。咱们练吧!我给你出一道题:刚才我走过来的时候,你吓得摔了一个屁蹲。为什么?”

张单说:“你的模样太可怕了!吓得我够呛。”

公主撅起嘴说:“你这么说,我听了不高兴,不及格。重新说。”

张单想了想说:“你突然出现,我们觉得吃惊,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姑娘有胆量把自己打扮得跟别人都不一样。一吃惊,就摔倒了。”

公主勉强地说:“哼,答得还行。那你觉得我打扮得好看吗?”

张单想,这怎么回答呢?说好看吧,那是假话。他真希望这姑娘别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吓人。可是说不好看吧,那就违反他们把兄弟的规矩了。

想了想,他说:“我知道这道题怎么答了!应该说你长得像一幅画一样,非常完美,在上面再作化妆就是画蛇添足了。”

狗说,“就像画狗,再添两个犄角。”

公主到路边的小池塘边,看水上倒映的自己的影子,她摘下唇环,捧起池水,把自己脸上的化妆都洗掉了,头发也洗了,恢复了以前的黑色。

狗见到公主漂亮的脸,假装受惊,往后一仰,就躺在了地上。张单看见公主漂亮的脸,说:“哇,沉鱼落雁哪!”

狗赶紧爬起来问:“什么鱼?我去抓。”

猫说:“古代人形容人长得漂亮,就说沉鱼落雁,就是说她那么美丽,鱼看见她,就得沉底儿,大雁看见她就得从天上掉下来。”

公主问:“你们真的认为我好看吗?”张单认真地点点头。

猫叹了一口气,“这么美丽,可惜我看不见。”

公主听大家都夸她漂亮,高兴了。她从兜里掏出两粒猫眼石,举到猫的眼前,吹了一口仙气,两粒宝石就飞入了猫的眼窝,成了他新的眼睛。猫恢复视力了。他从张单肩上跳下来,在大路上快乐地跑了好几个来回。回来仔细看看公主:“嗯,是漂亮!比我们院那只小花猫还好看。”

张单对公主说:“你不仅长得好看,更重要的是,你心也好。”

四个伙伴一路走一路聊,不久就成了老朋友。冷了他们就拣柴火烤上,饿了他们就抓鱼吃。四个原来的倒霉蛋都感到从来没有的快乐。

邹嫂一人走,比他们先到了阎王殿。

到了阎王殿里,死魂灵先在一个小鬼那里登记。小鬼给每一个人和动物都填一张表。该到邹嫂的时候,邹嫂说:“你身上什么味儿呀?真臭。我看看你写的什么,你的字儿怎么写得这么难看啊?成天写字儿,还写成这样?!你是不是痴呆呀?”吓得小鬼手直哆嗦,原来会写的字,也忘了怎么写了。汗珠从他头上冒出,嘀嗒到桌子上,一会儿,桌子就湿了。

见旁边一个引路的小鬼站在那儿看她,邹嫂对他说:“看什么看!眼里一点儿活儿都没有!去扫地去!一帮懒鬼!”她这一训斥,阎王殿里十八个小鬼都赶紧一边儿假装干活儿去了,谁也不想挨她骂。

邹嫂把自己那张表放在阎王桌上,不耐烦地敲桌子。阎王从表的上面读到下面,被她敲得发毛。“你叫什么来着?”“我叫邹嫂!你的记性不怎么样哪,刚看完就忘了!记性得小时候练,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还当领导哪!你看你下边这一帮鬼,哪有一个像样子的?!你自己记性不行,就应该有一个秘书帮你记!我一个人,不用纸记,光凭脑子记,就能把你的工作全部搞定!”

阎王傻眼了,“是吗?”

“那当然。你听着,我后面这个张三,是个臭厨子,不求上进,饭馆倒闭,他生病没钱看,死了。你应该罚他下辈子去作苍蝇。

再后面这个李四是个酒鬼,喝死了,自找的。你应该罚他下辈子去作屎壳郎。

再后面这匹瘦马,没用的东西,还喜欢踢人。翻车被压死了。下辈子让它作猪。

再后面这个小媳妇,不好好伺候她婆婆,被婆婆打死了,活该!下辈子让她作蚂蚁。再不听话踩死她。

怎么样,我给你作秘书吧?”

阎王也出汗了。从来没有人把他说得一无是处。他觉得很累,心情很坏。他可不想留这个女人在身边当秘书。他只想赶紧把她打发走。

“那,玉皇大帝倒是需要一个密探。我派你去给他作密探吧。你下到人间去作蜘蛛精,记录所有人做的所有的坏事,你每年来向玉皇大帝汇报,一年的事情你能记住吗?”

“那还用说,没有人能逃出我的天罗地网。”

阎王一施魔法,邹嫂就变成了一只大黑蜘蛛,回到人间。她发现人的一个缺点,就在她的蜘蛛网上加一根丝。蜘蛛网就是她作的记录。到了年底,她就准备拖这一大堆烂蜘蛛网,到天上找玉皇大帝汇报。说的全是人间的坏事儿。好人也被她说出一大堆缺点。谁要是作了一点错事儿,到她嘴里,就变成犯罪了。

这时,张单、公主,猫和狗也来到了阎王殿。公主一看,这地方比平时还阴森,阎王老了好多,小鬼儿们也都无精打采。公主跟张单说:“我爸工作累了。这房子里也太冷。你们先别登记,咱们先点上火,给大家煮点鱼汤喝好不好?”张单高兴地点点头。

阎王见女儿来了,干净了,也漂亮了,就说:“呵,我的小姑娘不装鬼啦?这么打扮就对了。”又说:“怎么今天没去上学?”公主说:“爸!现在是寒假!您就知道让我上学。”阎王见女儿满脸阳光,就说:“难得你这么高兴呀,有什么喜事儿?”公主说,“您别着急。我先捡柴禾去。一会儿喝上鱼汤,我再慢慢给你介绍我的新朋友张单,猫咪,和三腿狗。”

“你还会捡柴禾?我的娇生惯养的女儿还会干活儿?”阎王觉得奇怪。公主听了这话不太高兴,脸色马上就被乌云遮盖了。

狗在猫的耳朵边小声说“阎王这几句话说得都不及格。”

张单赶紧说:“公主很会干活儿,比我们都强。还得说是您教育得好。公主不仅学习好,心也善良。”

听了这话,阎王一愣。可他满脑子想的还是邹嫂的话,让他心烦。

四个朋友都去捡柴,但捡来的木头都是潮的。狗说:“这可点不着。”猫说:“那怎么办?”公主看看张单。张单说:“不怕。火大无湿柴。就是说,只要火够大,湿的柴也能着。“阎王殿里有很大阴气,从来没有生过火。阎王无精打采地说:“这绝对不可能。我这儿要是能着火,就不叫阴间了。”张单微微一笑,“咱别的不会。搭炉灶,生火就是我的本事。试试看吧。”

张单坐在柴堆旁,用火石打出了火花,把怀里掏出来的火绒点着了,需要点干木头了,没有。张单看了看自己的左腿,是一截烧干的炭。他说:”嘿,这儿有块干木头。”就把左腿撅断了,左腿点着了,红红的火苗把捡来的湿木头烤得直冒蒸汽。

阎王坐着看,仍然不相信地说:“别白费劲了。刚才有一个叫邹嫂的女人说我记性不好,不会领导。你们别费什么劲生火煮汤了。我也没胃口。”

张单问:“您把邹嫂变什么了?”

阎王说,“我让她做了玉皇大帝的密探,到人间去作蜘蛛精,年底来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的情况。”

听了这个消息,四个朋友都愣了。公主说:“爸,您这个事儿办得可不妙。那个女人是个害人精。您给了她权力,她害人就更多了!非天下大乱不可。”阎王说:“她怎么害人?”张单说:“她就是用她说的话害人。我就是因为听信了她的话,才自杀的。”

阎王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张单说:“不怕。先把火生起来,咱们再想办法对付她。”

湿木头快烤干了,可是张单的左腿也烧完了,火焰渐渐小下去。张单看了看自己的右腿,也是一截烧干的炭。他说:”嘿,这儿还有一块干木头。”就把右腿撅断了,右腿点着了,炎热的火舌把柴火烤得冒烟。

阎王烤暖和了,但他看得出来,湿柴禾还是没着。他说:“算了吧,我已经有点儿暖和了。老了,不中用喽。看人都看不准喽。”

张单说:“您可不老。您只不过是不生活在我们人间,没遇见过她这样的人。您身边的神仙,哪个敢批评您呢?”小鬼们听了,一个个都缩着头,捂着嘴偷偷笑。

小鬼们没烤过火,头一回见到这么温暖,快乐的东西。他们都围在火堆四周,在公主带领下煽风。木头冒出的烟把他们熏得直咳嗽,他们也不退缩。

柴禾马上就要着了,可是张单的右腿也烧完了,火焰渐渐小下去。小鬼们都瞪大了眼睛,巴巴地看着那最后的火舌。公主也担心地看着张单。

张单腼腆地对她笑笑说:“没事儿,快着了。”说着他伸手到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心,这也是一块烧干的炭。公主说:“别!为了一锅鱼汤不值得!”张单说:“为了你爸和大家高兴,值得。这叫舍命陪君子。”说着就把心放进了火堆。

张单的心,可不是普通的木炭,它有很大的能量,就像渗透了汽油的炭。它点着的时候,“砰!”的一声,就把大堆的柴禾引着了,火焰窜起来一人多高,噼噼啪啪地唱着灼热的歌。张单剩下的身体像个烧黑的树杈,一下子倒在地上。

三腿狗和猫咪到张单的身边,想把他弄起来。可是他不动了。公主的眼泪噼啪噼啪掉了下来。

阎王殿里暖烘烘的。火光照着,许多墙上镶嵌的宝石都头一次闪起美丽的光,把大厅照亮成一个充满神奇的世界。阎王半天没说话,可是他脸色好看了。最后他点点头说:“邹嫂说话说得我心灰意懒。张单点火暖我心。我知道怎么办了。张单你不是砌炉灶的吗?我派你下去作灶王,专门跟蜘蛛精对着干。你还懂得舍命陪君子,我女儿嫁给你不会吃亏。只要她不嫌你黑,她可以作灶王奶奶。”见大家都没有反应,阎王大声命令道:“灶王张单!起来!你们别的人,去取锅,拿鱼!咱们煮鱼汤!”

阎王说完“灶王,起来!”张单的身体就恢复了,虽然还是黑的,但他变完整了,心也有了,腿也有了。他赶紧爬起来去捅火。不一会儿鱼汤就煮好了,阎王、公主、张单、阿猫、阿狗,和所有的小鬼,都有一碗热鱼汤喝。小鬼们又吸溜又咋巴嘴,发出很大动静,表示这汤非常好吃。公主向阎王介绍了猫咪和三腿狗,讲了他们结把兄弟的事儿。大家有说有笑,好热闹。张单悄悄问公主:“你嫌我黑吗?”公主说:“黑好,显得你牙白。另外,如果老师叫你上黑板去答题,你一上去,她就找不到你了。”小鬼在旁边听到了,都嘻嘻地笑。

阎王咳嗽一声,大家都安静了。他说:“今天我让一个叫邹嫂的坏人给说糊涂了,她一大堆坏话说得,连我阎王都不想活了。我一糊涂,让她当了蜘蛛精,到人间去继续害人。张单这一生火,让我想通了一件事儿:人心需要的不是泼凉水,需要的是烤火,需要的是热汤。”小鬼们都点点头。“要鱼汤。最好每天都有。”他们说。“烤火也好。我们也可以学生火。”他们说。

阎王瞪了他们一眼,接着说:“蜘蛛精说的话是会害死人的。所以张单当了灶王,得赶紧到人间去,告诉每一个人,他们是好人,要有自信心。每年年底,灶王要上天跟玉皇大帝讲大家做的好事情,不能让蜘蛛精害人。”

张单就这样,娶了阎王的公主,当上了灶王。

阎王给所有的人发了一个短信,没有手机的人,在梦里能收到阎王的这封信。又没有手机,又不做梦的人,就只能听别人转告了。阎王说玉皇大帝派了灶王下去帮助人类,老百姓要把他当好朋友。过年的时候,家家都要请来灶王的神像,贴在厨房里。等下一年冬天腊月二十三,就是过春节以前七天,要把灶王的神像烧掉,好送他上天。到了春节再请来一幅新的灶王像。

小孩子们,如果你家大人老说你不好,说你不行,你就买个灶王爷神像贴上,给大人讲讲灶王爷的故事,让他们学着少批评,多鼓励。

张单和公主,也就是灶王爷和灶王奶奶,随着他们的神像,就来到了每个人家。白天黑夜站在灶台上,看着这家人的工作和生活。见到人家解不开的结,他俩也跟着着急,在梦里鼓励人家。见到人家有高兴事儿,他俩也跟着高兴。三腿狗和猫咪呢,也没离开他俩,他们成了灶王爷的助手,也是神仙。

一年又快过去了,眼看就到腊月二十三了,张单看到家家户户都结满了蜘蛛网,他担心黑蜘蛛精又要去玉皇大帝那里说人间的坏话,就给大家发信,告诉他们说,在腊月二十三那天要让家家户户扫房,把屋里屋外的蜘蛛网都扫掉,因为,那是蜘蛛做的犯罪记录。到了腊月二十三这天,家家户户都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连一丝的蜘蛛网都没有留下。黑蜘蛛傻了眼,她把平时收集的罪状都忘了,见了玉皇,她没话可说了。

张单上天去过年,在玉皇大帝面前竟说人间的好事,还把人们给他的灶糖带给玉帝,玉皇大帝高兴了,就经常奖赏人们。

老百姓呢,知道灶王爷从来不说人坏话,上天也只会讲好话,嘴甜,也都爱他,专门给他买最好吃的糖吃。他们还编了童谣说:

“灶王爷本姓张,灶王奶奶真漂亮。今晚送你上天堂,上了天堂见玉皇。我的优点你多说,我做的好事儿你多讲。玉皇看我有进步,一定会给我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