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012012
 

中国神仙故事

兔儿爷和足球运动员

 

玉兔和吴刚住在月亮上。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到地球来买了一台收音机,好收听地球上的新闻。

兔子和吴刚坐在月亮里的桂花树下,一面下棋,一面听收音机。

收音机说:“短短几天内,流感在全世界已经感染了两万人。这场可怕的流感的最新的药是侯克斯波地松。”

吴刚问:“你想去给这些人治病吗?”

兔子说:“现在一发现有流感,就被他们送进大医院隔离起来,我想去也没法接近病人哪。”

吴刚说:“那咱们去偏远农村,没有医院的地方。”

“你真高。偏远农村传染不上流感,咱们去干吗?”

吴刚一面盯着棋盘一面问:“你觉得新药侯克斯波地松怎么样?“突然他走出一棋:“将军!”

兔子想了想,同时生气地把棋盘上的棋子儿都胡撸了,说:“这个流感,如果不治,十万人里可能会死两万人。侯克斯波地松大概能救活一万五千人。但用了这种药,或多或少都会有副作用。不少人可能后半辈子就是残废。”

“真的啊?那为什么还用它呢?”

“医生也不知道有什么别的治法。这是新药,它也有疗效。”

收音机说:“人们热爱的足球运动员们也没能幸免。最新消息说已经有九名玉兔足球队队员被确诊,收进了医院。”

吴刚问:“听见了吗? 玉兔队的!足球运动员残疾以后做什么?”

兔子说:“轮椅足球?手球?”

吴刚问:“咱们还等什么呢?还不快去救玉兔队的足球运动员?”

兔子说:”是呀,我等你哪!就知道下棋!”

幽浮到了传染病院后面的锅炉房上面,吴刚按伪装按钮,幽浮变成一个老水塔的样子。这时天还没黑,兔子和吴刚坐在幽浮里策划怎么才能混进传染病房,又怎么能把足球运动员都弄出来。

吴刚揪了揪兔子的胡须说:“你听着,咱们要混进去,除非是穿上传染病防护服。”

兔子揪了揪吴刚的胡子说:“你听着,足球队员有病,要想躺着从他们的病房给推出来,除非是他们病房看着像着火了似的。”

兔子穿上吴刚偷来的防护服。一蹦一跳地进了病房。还在楼道里他就从兜里掏出小型烟雾弹,扔在地上,同时大声叫:“什么味儿呀?是不是着火了?”说着打开每一间病房,看是不是足球队员的病房。进了足球队员的病房,他撩起床单就钻到床底下,又放一个烟雾弹。

这时病房里医生和护士大乱。兔子穿着防护服,头盔把耳朵压得很疼,但谁也没把他当外人。

“不好啦!着火了!护士!快来抢救病人!”

一群护士跑进来,急急忙忙把病床一个个推出楼门去,放在院子里安全的地方。兔子在院子里把九个足球运动员集中到了一起,准备运走。

吴刚这时已经把幽浮停在了院里,并且伪装成了一个自行车停车库。幽浮外面小里面其实很大,可以装很多人。足球运动员的病床一来,他就把他们推进了车库。兔子这时忙着指挥医生和护士们去楼里检查还有没有病人没推出来。

兔子见九个运动员都进了幽浮,就自己也进了幽浮。关上门,”吴哥!赶紧起飞。”

“去哪儿?”

“明月观。”

运动员都病得挺厉害,多数插着呼吸机,没法儿说话。两个没插管子的叫大牛和大虎。趁兔子和吴刚在注意别的床,大牛小声对大虎说:“嘿,你说咱们这是去重症治疗呀?还是被劫持了?”

大虎小声说:“不知道,给教练发个短信?”

“进医院时手机没收了。”

“完了。没手机我活不了了。那个漂亮护士姐儿没跟着来。没准儿是绑票。”

不一会儿,幽浮降落到明月观的院里。这是一个被遗弃的老道观,房子还可以,但没有道人住,也没有人来烧香了。

道观里没有电。兔子把病人的呼吸机都拔了。他和吴刚也把防护服都脱了。兔子举起双手,高兴地对运动员说:“玉兔队的队员,我们救你们来了!”

运动员们开始嚷嚷:“什么鬼地方,怎么从高干病房把老子弄到这里来了?!又脏,又破!这儿不是医院!”

“我没法呼吸,啊,我要死了。快给我打针!”

“你们太猖狂了,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玉兔队的!敢劫持我们!”

“和尚!你不想活啦?”

吴刚皱着眉头说:“不是和尚,是道人。”

吴刚指着兔子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这不是我们玉兔队的吉祥物么,我们粉丝好几千呢,漂亮的拉拉队妹妹一大邦,谁稀罕一只破兔子呀?”

他们还说了很多“X X X”“X X X”和“X X”。

兔子一听不高兴了,回幽浮里躺着去了。

吴刚赶紧去找厨房,找锅碗瓢盆,给运动员们熬粥。

大虎说:“嘿,和尚!”

吴刚皱着眉头说:“不是和尚,是道人。”

大虎说:“和尚老道,什么区别!热巧克力知道什么东西么?就喝它了,下回别煮什么粥!”

吴刚做完饭又来劝兔子赶紧去采药材。

兔子躺着不动:“让他们改名叫熊猫队吧,要不叫猪肉队,不是喜欢粉丝吗?猪肉炖粉丝。”

“行了行了。不管叫什么队儿,你也得治病救人吧。”

兔子噘着嘴出去采药材了。一会儿,背着一大堆回来了。

这些运动员这样没礼貌,自以为了不起,兔子决定对他们进行恶治。他捣了药膏,给他们全身敷上,一个个像马粪蛋一样。他又煮了汤药,灌给他们喝。谁说一句骂人话,就得多喝一口。

三天过去,运动员病都治好了,大牛也不牛了,大虎也变成猫了。

第四天,吴刚问他们:“你们队为什么叫玉兔队呢?”

大牛说:“是玉兔球鞋赞助的。”

“听说过月亮里的玉兔吗?”

“月亮里?”球员们大眼瞪小眼,谁也没听说过月亮里还有兔子。兔子摇摇头,跟吴刚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这帮人,不可教也。”

吴刚说:“不行,他们既然叫玉兔队,就和咱们有缘。我得教他们一招。比赛时不能让他们给玉兔丢脸啊。”

说着他拿了个布包,用绳拴了,吊在树上。给运动员们演示腾翻踢球的绝招。练了一天,九个球员都基本掌握了这个技术要领。他们对吴刚也产生了敬意。管他叫师傅。

兔子在旁边坐着看,气儿消了。他也参加练习,对运动员们做拦截。他们要想跑过他是很难的。跑得气喘吁吁,大家都觉得这位兔爷除了会治病,也很可爱。

第五天,吴刚和兔子趁拂晓用幽浮把运动员送回了运动队。这回,他们把幽浮伪装成了面包车停在路边。

教练一看九个运动员回来了,不但病好了,而且生龙活虎。教练喜出望外,因为第二天就要和猛虎队比赛。没有这九个队员,他连上场的人数都不够。

大牛一听说第二天有比赛,赶紧跑到街上去找吴刚。吴刚正在街边一家商店窗户旁,津津有味地看里面的各式电器。

大牛说:“师傅,明天我们踢猛虎队!您和兔爷一定来看哪,就和我们队员坐在最前面。我们肯定用您教的腾翻踢球绝技。”

回到幽浮里,吴刚说:“兔子,大牛他们明天比赛,请咱们俩去观战,坐前排。”

兔子说:“不去。为了看一场足球,还得穿一大堆伪装。我嫌热,不去。”

吴刚说:“不用哪,玉兔队你是吉祥物,这是你唯一不用伪装的地方。”

第二天吴刚和兔子来到足球场上,坐在玉兔队队员后面。

上半场,玉兔队技艺高超,屡屡射门。猛虎队完全没有进攻机会。但裁判是向着猛虎队的,玉兔队一沾球就被判越位或犯规。所以玉兔队也一分未得。兔子看了气得胡子都直哆嗦。

中场休息,猛虎队的吉祥物先在场上像个傻子似地蹦腾。兔子接近姓胡的裁判员,“胡裁,久仰久仰!我早在国家队时就听说您的裁判水平。今天能见到您本人,真是荣幸。非常荣幸。非常荣幸。“说着他伸出手握住了裁判的手。

裁判听说这吉祥物以前还在国家队干过,心想,虽说像只兔子,人不可貌相,就没有把手抽回来。

没想到兔子揪着他的手就不放了,双手握着,又捏又挤,一面不停地说着恭维话。裁判只好皮笑肉不笑地受着。

这时猛虎队的吉祥物蹦够了,该兔子上去蹦了。胡裁判松了一口气,暗自高兴,心想总算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粉丝的手按摩了。没想到他刚回到座位上,就觉得要上厕所。赶紧去吧,幸亏是中场休息。

兔子在场上不知道怎么跳舞,他模仿了拉拉队的几个动作,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而且观众开始喝倒彩。他决定就象兔子本性那样,由着性子撒开了跑几个圈,翻几个跟头。观众看着挺高兴,觉得这个扮兔子的人演的兔子活灵活现的,跟真兔子一样。一些观众也起来跳,全场沸腾。

胡裁判进了厕所就出不来了,他拉了又拉,把肠子都要拉出来了,还是觉得没完。下半场的钟声打响了,胡裁判没出来。组委会找了半天,最后决定换裁判。

换了裁判以后,玉兔队进了八个球。其中五个球是用吴刚教的腾翻踢球法踢进去的。最后玉兔队以八比零获胜。

吴刚得意地对兔子说:“看,我的腾翻踢球没白教吧。”

兔子微笑着在他耳边说:“你的腾翻踢球也赶不上我的手按摩松肠。胡裁大概掉茅坑了。”

说完他们进了幽浮,得意洋洋地回月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