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72011
 

中国神仙故事

兔儿爷和小春兰*

兔儿爷

自从吴刚乘幽浮(幽浮,UFO也)去地球,兔子就不高兴。你说这吴刚,一起过了快两千年了,说要回家探亲,就连商量都不商量,拔腿就走。兔子也想去呢,可是他说:“你去不行!人家非把你当怪物不可,现在地球上哪有你这么大的兔子?!回头人家把你逮了关动物园里,那怎么办?!”结果他就走了。兔子还想让他带东西呢,写了一张纸的中草药名单。结果他没拿,就走了。过两天又回来了,土头土脸的,细菌带来不少,草药种子一样没带。他自己倒是买了个黑盒子,说是跟地球上的亲戚联系用的。呕,他找到亲戚了,那我兔子呢?我们兔子的子孙后代呢?

兔子和吴刚从汉代以来住在月亮上。以前从地球带来的中草药一共九种,只能种在温室里,和吴刚的桂花树一起。对兔子来说,最糟糕的是没有病人可治。月亮上是无菌环境,吴刚又有超人的抵抗力,所以他是从来不生病的。兔子的医术用不上。他偷偷地也给吴刚配过几副药, 想把他的急脾气治好,可是温室里的草药有限,对治脾气基本上没有疗效。

吴刚从地球回来,就忙他带来的“卫星电话”。很少说话。忙活了半个月,最后弄明白了太阳能电源得冲着太阳才行,冲着地不行。这才弄出信号来。这半个月兔子一直想打听他在地球都看见了什么,可是吴刚不愿意说话,急头白脸的,问半天说一句,好像说话也会耽误他修理机器似的。兔子想,“你不理我,我还不理你呢。最后你还是得跟我说话,因为你的八百代重孙子也没工夫整天和你聊天。”

果然,电话修好了,吴刚没事儿干了,就开始跟兔子讲他的地球经历:他记得自己是西河人,就乘幽浮到了河西村,打听有没有姓吴的。结果最后一个姓吴的已经搬到县城里去了,还是个“名医”,在大医院里给人看病。他的特长是给病人开许多化验单,所以大家叫他“吴化验”。

吴刚到县城里找到了吴化验,告诉他自己是他的远房长辈,现在在偏远山区生活,想建立联系。吴化验的同事帮助吴刚买了卫星电话和太阳能电源。吴刚本来还想在地球多住几天,看看世界变成什么样了,可是一个络腮胡子总跟着他,劝他去做什么“汉服广告”。吴刚听不懂他说的都是什么,怪怪的,觉得还是躲开他好,于是他就乘天黑回来了。

兔子对吴化验特别感兴趣,“他有很多病人吗?”

“多!一天看50。”

“那么多,那怎么看呢?光号脉也来不及呀?”

“人家不号脉。人家有机器,把病人搁机器里,用光一照,得的什么病马上就照出来了。跟神眼一样。” 

“那配药也来不及呀。”

“人家医生不管配药,配药的有专人,都事先配好了,治什么病的都有,都拿小盒儿装着。到时候,谁需要什么药,医生一开方,病人一交钱,药房就把药给拿出来了。”

“啊,那是成药。可成药不是人人都适合呀?”

“那我就不知道了。等下次我和他通电话,你问他吧。”

没过几天,这样一个机会来了。吴化验打电话给吴刚,说自己碰到一个疑难病人,化验结果都正常,照的片子上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可是病人就是说胸里堵着,头疼,手脚都发青,而且病情发展挺快。

吴刚说:“我这儿有一个神医,你跟他说吧。”

吴化验说:“什么神医呀?在你那小地方,大概治好一个感冒,就可以叫神医了吧。”

“那倒不一定。你跟他说说吧,他姓玉。”

“喂,玉大夫,我这儿有一个疑难病人,我给你说说她的这个症状啊。”

兔子说:“您好,吴大夫,您这个病人叫什么呀?它是男是女,是多大年龄呀?”

“啊,病人是一个农村小姑娘,年龄嘛,这儿写着呢,是10岁。病人姓名嘛,这儿写着呢,叫李春兰。”

“春兰,真好听的名字。她一定十分可爱的小姑娘。”

“病人化验结果都正常,照的片子上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可是病人就是说胸里堵着,头疼,手脚都发青,而且病情发展挺快。”

“你看春兰姑娘的脸了吗?她脸上气色怎么样?”

“我没仔细看她的脸,就是个农村小姑娘,没什么好看的。”

“你听春兰姑娘的呼吸了吗?她呼吸是深是浅?”

“她说胸里堵得慌,我没听她的呼吸。”

“你闻春兰姑娘的气味了吗?她的呼气有什么怪味儿吗?”

“玉大夫,我们这里看病不用这些土方法了,我们看化验。”

“是吗?春兰姑娘手上,脚上还能摸到脉搏吗?”

“我说,玉大夫,我们这里看病不用这些土方法了,我们看化验。”

“是吗?!小姑娘现在在你们医院里吗?我得马上去看她。”

“病人现在还在观察室,如果不能确诊,她家又没钱治,我估计她明天就回家了。”

把电话挂上,兔子对吴刚说:“带我去他们医院!我得立刻去看这个小春兰。她的病情发展快,再耽误可能就没救了。”

吴刚说:“你这只大兔子到医院里很危险。人家会抓了你去做实验的!那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可以伪装。救人要紧。”

“你伪装成什么?白毛公主?米老鼠?一头驴?!那是医院,里面除了病人就是大夫。那可怎么办?”

“来不及了!咱们一边儿飞一边想怎么办吧,到那儿抓一件衣服穿上不就行了。”

幽浮来到医院院里已经是傍晚,吴刚把灯光都关上,把幽浮停在了一个大垃圾箱后面。吴刚和兔子在垃圾箱后面等了几分钟,看医院楼门口没有人了,便蹓了进去。进去后直奔楼梯下面的小屋。吴刚知道这是清洁工人放拖把的地方,可能还有她们的工作服。

在小屋里,兔子和吴刚都换上了清洁工的工作服,兔子还带了一个大口罩,大帽子,一副眼镜。一人拿了一把扫帚,吴刚和兔子就去找观察室了。 

观察室里开着灯,但护士去吃饭了,李春兰的爸爸也上街去吃饭了。只有小春兰一人在屋子中间一张床上躺着,她的心情比没有月亮的黑夜还黑。

进了屋,吴刚就假装扫地。兔子立刻走到春兰的床边,轻轻对她说:“小春兰,你怎么不好?你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别生病呀。”

春兰说:“我头疼死了,我手脚也没知觉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别怕,这里的大夫能治好你的病。你家里没人陪你吗?”

“我爸爸上街吃饭了,他一天没吃饭了。”

“那我坐这儿陪陪你好吗?”

“好,我要是死了,能见到我妈么?我妈去年得病死了。”

兔子把脸凑近,仔细看小春兰脸上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症状。他还把口罩撩起来一点儿,好闻一闻春兰的呼气。

“咱们先不说这个,因为你死不了。小春兰,你家住在哪里?你平常喜欢干什么?”

“我家住李家庄,我最喜欢的是我的兔子。我收养了许多野兔子。我每天给它们挖“一点红”吃。您知道“一点红”吗?是一种野菜。兔子最喜欢吃。它们太可爱了!”说到这里,春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可是这微笑马上又收起来了,”我们来看病就没人喂兔子了!它们现在一定饿极了。它们如果去吃人家种的菜,会被狗咬死的。”

听说“一点红”这种兔子最喜欢吃,但一千多年都没吃到的野菜,兔子使劲咽了一口吐沫,他说:”春兰,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小姑娘。你爱护小动物,它们也会爱护你的。”

突然,兔子打了一个喷嚏,他立刻说:“哎呀,对不起,喷到你身上了。我给你擦擦,我给你擦擦。”说着他从帽子下面掏出一只耳朵,用它当抹布,在春兰胸前慢慢地擦。当然,兔子不是真打喷嚏,他也不是真拿耳朵当抹布,他是想听一听春兰的呼吸和心跳。

春兰说:“您的毛巾真白,真软,跟我的兔子的耳朵一样。”

兔子又说,“姑娘,我不会看病,但我会算命,你把手给我,我给你看看好嘛?”

春兰微笑了一下,把手伸出来。她的手已经青了,手指已经失去了知觉。兔子看了看手背,又看了看手心。叹了一口气,说:“你会活很长很长,生活会幸福,可是小时候会有磨难啊。”

春兰眼睛亮了,“我不怕磨难,我也不怕死。我只是不愿意现在就死,我爸爸和我的小兔子都指着我呢。”

这时春兰的爸爸吃饭回来了,见到屋里两个清洁工,就问:“上午不是打扫过了吗?”

春兰说:“爸爸,这个清洁工爷爷陪我聊天儿来着。”

吴刚说:“老玉,咱们俩走吧,还有别的屋要打扫呢。”于是俩人离开了春兰。

溜回到幽浮里面,吴刚问:“怎么样?看明白什么病了吗?”

兔子想了一下,吴刚以为他会说出一个奇怪的病名,可是他说:“没有。”

“她的脸上有许多很小很小的黑刺,不靠近了根本看不到。我把耳朵贴在她胸前,听到她的呼吸道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没堵死,但是呼吸很困难。还有一股味儿,是什么味儿呢?她的手上摸不到脉,血管也堵住了。估计脚也一样。这是什么病呢?堵住呼吸道和血管的东西和她脸上的黑刺是什么关系呢?那股味儿是什么味儿呢?我得回去到桂花树下面想一想。”

原来,兔子这么几千年一直习惯在桂花树下思考,离了桂花树,他觉得自己不会思考了。

回到桂花树下,兔子躺在地上,看着上面的树冠,穿过树叶,看着群星环绕的美丽地球,开始了他的思考。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上星星在移动。太阳就要升起来了。那股味儿是什么味儿呢?我在什么地方闻到过。是哪里呢?月球上没有这个味儿,一定是在很久很久的童年,当兔子还在地球上的时候,当他还在山里尝百草的时候,闻到过这种味儿。突然,和这股味儿联系的图像出现在兔子脑海里:一棵腐烂的大树倒在地上,上面长了许多蘑菇,有些蘑菇已经成熟,发黑,向空气中散发着孢子。

兔子突然翻身跳起来,同时大叫:“有了!是真菌的味道!她的病是由真菌引起的。脸上的黑刺是乌刺菌,肺和血管也都是乌刺菌给堵的。快打电话找你的吴化验!告诉他治真菌。”

等吴刚拨通吴化验的电话时,吴大夫已经查房完毕。早上听他说春兰的毛病还没有确诊,要想治还得在医院里住下观察一周,小春兰和她的爸爸决定回家了:他们没有钱住院。

吴刚大叫:“什么?!你怎么让她走了呢? 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啊。”

“从化验结果上看不出她有什么毛病,我怎么知道她有生命危险?”

“那她家的住址你有吗?”

“没有,应该是附近农村吧。他们决定不治,我就没有办法了。我总不能跑到她家去硬要她治吧?”

“那可怎么办?!”

兔子在一旁说:“什么怎么办?!咱们去办!马上跟我上她家!”

“你知道她家在哪儿吗?”

“在李家庄。”

“哪个李家庄?不知道了吧?全中国李家庄多了,就一个县都不止一个李家庄。这可怎么办?”

“去打听呗,快走!再不走,小春兰就没救了。”

“到哪儿呀?”

“先到县城外面找一个空地,到那儿再打听!”

于是幽浮来到了县城附近一片荒地上。从空中看这是一块空地。没想到离近了发现有一大堆人正在这里打仗。原来是拍一个古装的打仗电影,一大堆群众演员,穿着汉朝的衣服,有的还带着铠甲,拿着刀剑,骑着马,喊声动天,很是热闹。大家都很投入,所以谁也没注意一个幽浮悄悄地落在了装服装的卡车后面了。

吴刚下了幽浮,第一件事儿是给兔子找一件衣服穿。他看见卡车上有各种军事服装,便拿了一件带头盔的将领服装,给兔子穿上了。头盔上有两个洞,本来是插着两根野鸡毛,吴刚把它拔了,让兔子的耳朵从洞里伸出来。

然后两人去找围观的农民,打听李家庄在哪里。问了半天,只有一个人说知道一个李家庄,但也说不清楚在哪里,只是不耐烦地朝南边一指,说在那边,就回去看他的戏去了。

这时电影导演过来对兔子说:“怎么还不上?快骑上马,该你去冲锋了!”

兔子对吴刚说,“骑马更快。这儿正好有两匹马。快上马!”

吴刚说:“我也不会骑马呀,这可怎么办?”

兔子说:“你不是学过仙道吗?怎么连骑马都不会?那你就土遁吧。上来吧!抱住马脖子。我来领着你的马。”

两人就这样骑着马朝南跑去。导演一看,跑了!“那两个贼把咱们的戏装给偷了!谁去给追回来!”

一个小伙子立刻策马追来。兔子对他自己骑的母马说:“劳驾!别让他追上!我们得赶到李家庄去救一个保护动物的小姑娘。”

母马说:“嘿!我以为您不会说我们的话呢,没想到比我说得还好!我们山西马说话山西味儿,没您的口音正。没事儿,那匹追咱们的马是我儿子。我要说让他追不上,他就追不上。”

追了一会儿,拍电影的小伙子见追不上,就回去拍戏了。

又跑了一会儿,母马说:“您要找的李家庄在哪儿呀?”

兔子说,“要不咱们停一下,我打听打听。”

“停这儿?您跟谁打听呀?这儿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怕,这儿应该有我们家的亲戚。”

说完,兔子跳下马来,用他有力的后腿在地上敲起来,阵阵低音沿着大地向四周传去。他敲的是一个奇怪的鼓点儿,这是兔子的“电报”。他发的电报是:“祖师爷在此。各路兔子快来集合!我需要你们帮助!”

不出一分钟,第一只兔子从一个土丘后露头了,马上又有第二只,第三只。一会儿,兔子周围已经围了一大群小兔子。

“您们谁知道李家庄的李春兰小姑娘在哪里?她就是喜欢帮助咱们兔子们的好姑娘。”

一只小兔子跳到前面,说:“我知道,我带您去!春兰姑娘病了,我们正发愁怎么救她呢。”

于是一只小兔子前面飞奔带路,两匹马载着玉兔和吴刚,风驰电掣般朝李家庄春兰家奔来。玉兔穿着汉代将领铠甲,提着一把青铜云月刀,潇洒地骑在马上。吴刚穿着他自己的汉代服装,抱着马脖子,一路走一路喊:“我要掉下去了!”到了村口,两条大狼狗迎上来,正准备把小兔子抓住,玉兔举起云月刀,朝它们一比划:“玉兔在此,不得无礼!”两条狗听骑马人讲了它们的话,愣了一下,夹着尾巴躲一边去了。

小春兰的家潮湿而昏暗,空气中弥散着发霉的味道。春兰躺在床上,她的两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她的爸爸绝望地坐在床边,几个月前,春兰她妈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这回又轮到春兰了。不应该呀!她才十岁!

玉兔和吴刚的到来没有让春兰爸爸特别震惊:悲痛已经使他麻木了。汉朝将领来也好,外星人来也好,大老虎来也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爱的女儿要死了。玉兔把头盔摘了,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兔子脸。他摸摸春兰脖子上的脉:还有气儿!他对春兰爸爸说:“快!你这儿有抗真菌的药吗?没有?有大蒜吗?有?赶紧去找大蒜,有多少要多少,大蒜能杀真菌。我得捣碎了让春兰姑娘躺在里面,还得滤些水儿,让她喝下去,还得洗眼睛。快去!姑娘还有救!”

春兰爸爸一听说女儿有救,也顾不上问兔子是谁,马上到村里挨家去要大蒜。吴刚把院子里的猪槽冲干净了,搬进屋来,兔子开始捣蒜。不一会儿,猪槽里装满了捣成稀泥的大蒜,兔子把春兰抱起来,轻轻地放进去。他又拿了一只碗,盛了一满碗蒜汁,一点点给春兰喂下去。喂完了,春兰的呼吸通畅了,味觉恢复了,她说:“真臭呀,怎么一股大蒜味儿!”

兔子又拿了纱布,蘸了兑了水的蒜汁,轻轻地给春兰擦眼睛,春兰说:“嗷!我的眼睛疼!”

兔子说:“这就是我说的小时候会有磨难。”

春兰说:“我瞎了,看不见您,听声音,您是医院里的清洁工爷爷吗?是你来救我了吗?你来了我就不怕了。”

又擦了一会儿,春兰说:“啊,我看见亮儿了!”

“哎?您是兔子爷爷呀?在医院里,您带着口罩,我没认出来。我从来没见过您这么大的兔子!您早先怎么不来呀?”

兔子说:“因为我住在月亮上呀。要不是我的朋友吴刚到地球来寻根,我还不知道你生病了呢。”

兔子治好了小春兰的病,又对春兰爸爸说:“你的屋里太不通风了!多挖几个通风口!”吴刚见春兰爸爸还在发呆,就解释说:”窗户,窗户,他说让你多开几个窗户,不然你们还得生病!你屋里都快长蘑菇了。”

兔子对春兰龇牙一笑,就和吴刚骑马回去找幽浮。拍电影的人已经离去,剩下一个幽浮在空旷的原野上,深深的草从中。

小春兰不想把玉兔救命的事情告诉别人,因为她知道别人不会相信,反倒会说她编瞎话。而玉兔是她秘密的朋友,她也不想让别人来议论这段珍贵的友情。可春兰的爸爸却逢人就说,玉兔下凡救了他女儿的命。外人不好说,他本村的人可是都相信他的话,因为他确实跟他们要大蒜来着,而且他的女儿也确实是眼看要不行了,突然就治好了。除了兔儿爷,有谁能不嫌弃他们没钱,又有谁能有这么高医术呢?

现在到了中秋节,人们就买个泥捏的兔儿爷供上,望着遥远的月亮,祝他和吴刚都过得快活。希望他们在需要的时候,还能下来给穷人治病。

*背景:

图片来源: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94%E5%84%BF%E7%88%B7  

早在汉代,道教的神话中,玉兔就是月亮的象征。而太阳的象征是金鸟。

为了说明月中为什么有玉兔,民间故事说,有三个神仙,化妆成三个乞丐,来向狐狸、猴子和兔子乞讨。狐狸和猴子都拿出了吃的给了他们。只有兔子什么也没有。兔子说:你们吃我的肉吧。说着就跳进了篝火。神仙很感动,就把它带上天,让它住在月亮里作神仙。至于这只兔子为什么在月亮上捣药,与道教相信研制长生不老药有关。

宋代铜镜显示玉兔捣药

图片来源: http://www.ynwmw.com/womendejieri/zhongqiu/jrcs/201109/t20110909_6171.html

到了明代,在北京城里,有了兔儿爷的故事。讲城内发瘟疫,很多人死。月亮上的嫦娥看人可怜,派了玉兔下来治病救人。玉兔行医不取报酬,只捡旧衣服穿,以便化妆成各种人物,不被识别。从此民间在中秋节供奉兔儿爷。

在台湾,兔儿爷似乎是同性恋的保护神。

吴刚的传说可能起源于唐代。传说他是汉代西河地区人,是个学仙的道人。他犯了错误,一说是泄露了天机,一说是杀了太阳神的孙子(因为太阳神的孙子私通他的老婆)。吴刚因此被罚到月亮上去砍一棵桂树。这棵桂树随砍随长,永远砍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