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62011
 

中国神仙故事

我的朋友黄鼠狼*

黄鼠狼给鸡拜年

在老城里有一个大杂院,里面住了很多家人,还有一家黄鼠狼。院里有一个小男孩,叫张大龙。学校老师让写作文“我的朋友谁谁谁,”大龙就写“我的朋友黄鼠狼。”虽然大龙的作文只不过是说黄鼠狼是灭鼠能手,人类的朋友。但那以后他就出名了。别的班的老师都会背后指着他,小声说:“就是那个孩子,黄鼠狼的朋友。真神。”

其实住在大杂院里的人多半见过黄鼠狼,只不过他们跟黄鼠狼不熟,说不上是朋友。为什么大龙能跟黄鼠狼交朋友呢,还得说是因为这只黄鼠狼成精了。

黄鼠狼必须修炼很多年,才能成精,就是具备魔法。怎么修炼呢?一是得学运气,就是练气功。气功练好了,能给人治病,也能让人得病。再有就是学人话,练好了就能跟人说话。最后还有的黄鼠狼能练成人形,就是变成一个美女,然后找一个男人结婚。咱们说的这只黄鼠狼把前面两样练成了。会气功,能让人发点小神经病什么的;还能跟人说话。但她还没变成美女。她现在心思全在这上面。

黄鼠狼不傻,她不会见谁跟谁说话。她有选择。黄鼠狼看大龙不伤害小动物,像是个好孩子,她就跟大龙说话。说过几次,就成了朋友。

寒假里的一天,黄鼠狼坐在墙头上,见到大龙从公共厕所里出来。她问:“大龙,忙什么呢?”说着她摆了一个美女在沙滩上晒太阳的造型:“你看我像个美女吗?”

大龙对美女不太感兴趣,其实他觉得黄鼠狼毛茸茸的,比他们班的女生都好看。他说:“不像。”

有点不好意思,大龙换了个话题:“我爸说来了个开发商,要拆房子,把我们都搬走。那你也住不长了。”

黄鼠狼不懂了:“开发商怎么能拆你们的房子呢?他要是喜欢拆房,应该拆他自己的房子。”

大龙有些奇怪黄鼠狼连这都不懂,他说:“我们住的地是国家的。开发商跟国家商量好了,把我们撵走,他就有地儿盖新的房子了,然后他把新房子卖给有钱人住。土地还是国家的,但这么一折腾,原来值一块钱的房子就值一百块钱了。开发商就赚钱了。”

“那,你们如果不同意呢?”黄鼠狼还是有点闹不明白。

“开发商说给好多钱,现在好多家都同意搬了。”

“你愿意搬吗?”

“我可不愿意搬家。我从小就住在这儿,学校在这儿,朋友也都在这儿。如果搬家,只能搬到郊区高楼里去,就见不着你们这些小动物了。我爸也不愿意搬,因为他工作就在这儿的超市里。他说他要是搬家,就可能找不着合适的工作了。”

黄鼠狼终于明白了,她说:“哦,我刚生了一窝小宝宝,他们还得等三个月才能独立生活。如果现在把我们住的房子拆了,我的小宝宝就活不了了。怎么办呢?”说着黄鼠狼又把话题转回到她的目标上去,她摆了一个美女回头一顾的造型:“你看我像个美女吗?”

大龙不耐烦地说:“不像。”他又把话题转回来:“这个周末开发商要来咱们院跟大家开会。到时候如果一多半人家同意搬,那就得搬了。咱们得赶快想个招儿,不让他拆。”

黄鼠狼和大龙都着急了。可是黄鼠狼得去抓耗子喂小黄鼠狼;大龙得去上寒假补习班,他们约好傍晚再商量。

天一黑,大龙匆匆把晚饭吃完,就赶紧到了院里,然后从公共厕所旁边的墙垛子蹬上了屋顶。他弯着腰轻轻地走过老王家的屋顶,走过老金家的屋顶,来到大树枝杈下的一块屋面。这下面住的是老白头,他耳背,房上有人也听不到。大龙坐下。他和黄鼠狼平常夏天都是在这里碰头。冬天晚上他们只有重要情况才来这里。

过了一会儿,黄鼠狼来了。大龙说:“你想出招来了吗?你能跟我说话,说明你不是有魔法吗?你不能让开发商变主意吗?或者咒他一下什么的,把他干掉?”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我觉得咱们应该找土地爷。土地爷魔法高强,他还能呼风唤雨、地震、滑坡、泥石流呢,治个开发商应该没问题。”

大龙感兴趣了,他说:“上哪儿去找土地爷啊?这附近连个土地庙的影儿都没有。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有一个土地庙。小点儿,你可能不知道。”

“哪儿呀?这附近我哪个院儿都进去过。没见过土地庙。”

“那个外国老太太的院儿,你进去过吗?”

“啊?那个院儿啊,我没进去过。那个外国老太太跟老妖婆似的:白头发,长鼻子。吓死我了。土地庙在她院里啊?”想了想,大龙说:“不对呀,那个院,我们趴墙头看过,除了她家住房,就是一个深深的院子,长满了花草,根本没什么庙啊。”

黄鼠狼说:”土地庙小,不想你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大房子。就在她园子的最后面。我去过。”说着她捡了根棍儿拄着,摆了个老太太的造型,声音苍老地说:“你看我像老太太吗?”

“不像!不像!就不像!”大龙觉得黄鼠狼这些问题烦死了。他又把话题转回来:“那,你去跟土地爷说吧,让他把开发商给干掉?”

“我不行。土地爷不喜欢我。”

“为什么?”

“我偷吃过他的贡品。我平常是去那儿抓耗子,那天没找到耗子,我一看,有一只剩鸡腿儿,还有点剩的香瓜皮,我就给吃了。打那以后,土地爷就讨厌我。我要是求他办事,他准不答应,还没准把我杀了呢。”

“那,那个外国老太太知道土地庙在她院里吗?她让外人进去烧香吗?”

“那我可不知道。她大概不知道那是土地庙吧。没有人进去烧香。”

“那谁上的贡呀?”

“老太太呗。”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老太太如果不知道那是土地庙,她上什么贡呀?”

“那是她的堆肥箱!傻子!她每天往里面倒剩菜。”

“啊?土地庙怎么会是个堆肥箱?”

“不懂了吧,”黄鼠狼得意地说:“这就叫’道可道,非常道。’你小孩子当然不懂。堆肥箱是干什么用的?是生产肥土的。土地爷是管什么的?管土地的。土地肥沃,万物生长。你觉得堆肥箱脏,是吧?人家土地爷不嫌脏。土地爷跟别的神仙不一样,他不愿意在那高楼大厦里待着。”

“那他就在垃圾箱里待着?浑身臭烘烘的?”大龙笑了。

黄鼠狼说:“跟你说,你不信。我抓耗子去了。说着她起身要走,又想起来说:“你要是去见土地爷,你得进到庙里面。土地爷不会出来看你。别忘了带点贡品,最好是马粪,没有的话,芝麻酱渣也行。”

大龙着急了:“我怎么进那个院啊?那个老妖婆,我也不认识呀。”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我也不认识她。她倒不像坏人。快回家吧,冷!再见!”

大龙回了家就到厨房找妈妈凑近乎,“妈,您还没忙完哪?我帮您刷碗。”妈说:”呦,今天怎这么勤快呀,准是想跟我要点什么。”大龙怯怯地说:“妈,咱们家有马粪吗?”
大龙妈笑了,“你真逗,咱们家没养马,哪儿来的马粪哪?只有你拉的屎!”

“妈!”大龙被呛回来了,但他不甘罢休:“那咱们有芝麻酱渣吗?”

“你要种花呀?种花倒是好事儿。芝麻酱渣我去年买过一包,栽那棵月季的时候买的。你看看我床底下,看还有没有剩的。现在可不是种花的季节。”

大龙赶紧到他妈卧室,钻到床底下,心想如果找到芝麻酱渣,起码我这土地爷的事情还有点希望。

麻酱渣找到了半包。可怎么进外国人的院儿呢?如果翻墙进去,怕被当贼抓起来。外国老太太家很可能有摄像头监视。如果按门铃,老太太问来干嘛,怎么说呢?说来给土地爷上贡?她肯定说:“这儿没有土地爷。”然后就关门。说我想参观参观您的花园?她可能会说:“我家不是旅游景点,再说现在是冬季,没有什么好看的,你走吧。”然后就关门。说我放的风筝掉您院里了,能不能让我进去找找?她肯定会陪着我找,找不到就把我押送出来,然后就关门。那也不行。大龙想了N个方案,最后的结果都是一个:老太太关门。

大龙在床上,翻过来,掉过去,快天亮了,还没睡着。最后想了一个方案,可以试一试。他终于面带微笑睡着了。

第二天大龙到吃中饭的时候才起来。匆匆吃了一碗面,大龙屁兜里揣了那半包芝麻酱渣,上衣兜里装了一个放大镜,手里拿着一把手电,壮着胆子,来到老妖婆门前。他按了门铃,心扑通扑通地跳。过了半天,老太太披着大衣,竖着衣领,一支胳膊上上着石膏,吊着,出来了。她不太高兴地问:“什么事儿?”

大龙像背诵课文一样,大声回答:“老奶奶,您好!我叫张大龙,住在这附近。我的寒假作业要写一篇关于堆肥的作文。听说您有一个堆肥箱,我想请您让我仔细观察一下,好了解了解堆肥是怎么回事儿。”

外国老太太仔细看了大龙半天,脸上有了点笑意,“兌废是怎么回事,逆应该夏舔来看。冬舔气稳底,兌废箱子里稳度也比较底,垃圾懒得慢。过去我秋天要放干树叶,我最近胳膊断了,没有把干树叶放进去,所以现在兌废不是很剁。

大龙开始担心他的计划要泡汤。但幸运的是外国老妖婆又继续说:“不过既然逆要写寒假作业,不能等到夏舔,逆就进来看吧。显在大城市里的孩子,对兌废有兴趣的很哨。”

大龙松了一口气,他礼貌地问:“老奶奶,您的胳膊怎么弄的?”老太太说:“胡同里下雪结了冰,我滑到了,就骨这了。” 

大龙很同情,他不再像背书一样说话了。他说:“您一个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叫我。”老太太用怀疑的眼光看了看他,终于又笑了笑,说:“呵,逆这么笑,会作甚么呢?不过谢谢你的好意。”

俩人穿过冬季的花园,一丛丛枯黄的长草,一棵棵变黑了的枝条,来到花园尽头。一棵不知名的落叶树下,是一个大约一立方米大的木制箱子。箱子正面的板子上模仿中式的大门,用大黑字歪七扭八地写着对联和横批。对联是:“至哉坤元,万物资生,”横批是“土地”。大龙一惊,心想,真是土地庙啊!他问:“老奶奶,这上面的字是您写的吗?”“我泄不了这么好。我请朋友泄的。”大龙问:“那,您是把这堆肥箱当作土地庙吗?”

老太太歪着头看了一下大龙,她有些调皮地一笑,“对啊。不是很赫适吗?”

老太太用没骨折的手打开堆肥箱上面的盖。大龙凑近了一看,里面堆肥只有一半多一点点,温度大概三十来度,比大龙家屋里温度还高。味道有点像动物园大象馆里面的味道,不臭,但是有味儿。成千上万只小虫和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在忙着把树叶和剩菜分解成腐殖质。大龙说:“您如果不反对,我想跳进去,拿放大镜仔细观察一下微生物的情况。您可以回屋里去,别在这儿冻着。我看完了会跟您打个招呼。”

老太太想了想,说,“逆刚才说要帮我忙,你如果看完了,能把旁边这一堆树叶,用这把叉子扔到箱子里吗?我骨这了,自己没办法。我可以给你十块钱。逆有力气做一个老太太的工作吗?”大龙心想能挣十块钱真不错,这个活儿应该不难,就说:“没问题。”

见老太太回屋去了,大龙跳进堆肥箱,蹲下,把上面的盖儿关上了。盖儿里面湿溜溜的,大龙摸了后直撇嘴。他把手电打开,从怀里掏出芝麻酱渣,倒在面前,然后小声说:”“土地爷显圣!我给您送芝麻酱渣儿来了!土地爷显圣!”说了两遍没人理,大龙想,坏了,忘了问黄鼠狼有没有什么秘密口令,能把土地爷请出来了。也忘了问土地爷长什么样了。如果他出来,我不认识呢?

大龙不甘罢休,接着喊了几遍“土地爷显圣!”想再大点声,又怕把邻居都给惊动了。最后脚下的腐殖质中终于钻出一个大蚯蚓来。大龙想,这只蚯蚓一定就是土地爷了,因为他很大,脑袋大概有一个大拳头那么大;他有一对老头的眼睛,半睁半闭着;还有一张长着胡须的嘴。

“讨厌的小人!叫我干什么?”

“土地爷,我给您送麻酱渣来了。”

“哼,那还差不多。谁告诉你来的?”

“黄鼠狼告诉我您在这里。”

“哦,那个小毛虫。她要是能跟你说话,那她是成精了。哼,偷我的鸡腿吃。她溜进来,以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老爷爷,黄鼠狼告诉我您魔法高强。我有事儿求您。”

“哈!我就知道。听着,小孩,你们人的事情,我不管。这个世界上,数人最坏。人类用他们造的水泥、沥青,把我几万年生成的好好的土壤都给盖上,想把我憋死。”

土地爷突然爆发,大龙没有想到。他看大蚯蚓每说一个字,它的胡子就跟着动弹。大龙有点害怕了。

“人们把地下水都抽空,想把我渴死。是吧?!想把地球整得跟月亮、火星一样。是吧?!你们喜欢住那样没有生命的地方,你们搬家啊!搬月亮上住去啊!搬火星上住区啊!我没拦着哪!”

大龙往后挪了一点。土地爷继续骂人:“你们折腾,别的生物跟着遭殃。要不是人中间还有老太太这样的好人,每天给我上贡,哼……,你的麻酱渣也不错。要不我早就来几个火山爆发,先把你们人类给灭了。”

土地爷瞪了大龙一眼。大龙战战兢兢地说:“土地爷,我只是个小孩儿。我也愿意保护环境。可有的大人为了钱,就是要破坏环境。我今天来求您帮忙,就是为了制止一个开发商,破坏环境,拆我们的老房子,盖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把大树都锯了,用水泥铺地。”

“开发商是什么动物?”

“也是个人。”

土地爷的胡子又开始动弹了,“还是人啊?那我不管。你们人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你们不是聪明吗?!你脑子要是不够用的,找黄鼠狼!她聪明,鸡贼。告诉她:偷鸡腿的事儿我还没忘呢!”

说完土地爷往下一缩,就不见了。

大龙从堆肥箱出来,十分沮丧。想起来还有一堆树叶要扔进堆肥箱,更加沮丧。而且这个活儿没有他想象的容易,那个大钢叉好像有自己的主意,要么就铲不起来几片叶子,要么就铲起一大堆,让大龙举也举不起来。大龙觉得钢叉一定也是成精了。这个院子里大概什么东西都成精了。

出了一身汗,扬了自己一身土之后,总算干完了活儿,大龙去向老太太告别。老太太给了他十块钱。这让大龙高兴了一些:钱不算多,但是他头一次帮邻居干活儿挣的!

晚饭以后,大龙又上房去找黄鼠狼。等了一会儿,黄鼠狼没来,来了一个没见过的阿姨。大龙想,可能是白老头的亲戚。刚要跑,阿姨说:“你看我像个美女吗?”大龙一看,这阿姨长得挺漂亮的,隐隐约约还真有点像黄鼠狼。他仔细看了看,认真想了想,“嗯,像。”黄鼠狼阿姨高兴得跳了起来,又把大龙吓了一跳。她说:“大龙,是我,黄鼠狼。我成精喽! 如果我变成人样儿,可是没有人说出来,就不算数。刚才你说:’像’,我就算正式成精了。我的魔法就比原来大多了。我得谢谢你!”

大龙松了一口气,然后不甘情愿地说:“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原来那样更好看。这样显老,跟我们英文老师似的。你穿的衣服是偷的我妈的吧?别让她看见。”

黄鼠狼阿姨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变回去。你见到土地爷了吗?”

大龙说:“见到土地爷了。可是他不肯帮忙。他说咱俩一起能解决这个问题。你说咱们怎么办?”

黄鼠狼说:“那咱们就琢磨琢磨吧。你说的,如果有半数的人不同意拆房,他就不能拆,是吗?”

“对。可是现在已经有好多家同意了。”

黄鼠狼阿姨不停地忽闪她的大眼毛,“如果他们知道开发商只是想自己发财,对他们大家没有好处,他们就不会同意,对吗?”

“对。可是开发商已经答应给每家发国家给的拆迁费了。嘿,你别老挤眉弄眼的行不行?”

黄鼠狼阿姨不抛媚眼了,她说,“对不起,我在练习新的功力。我知道怎么办了。如果我能去参加这个会,开发商来了,我会附体到他身上,然后我能让他把真实情况都说出来。”

大龙听说黄鼠狼有这样的功力,很是震惊,但他当然不反对,”那太好了。参加会的都是这个院里的住户,你最好假装老白头的外孙女。他反正不会去开会,别人也没见过他外孙女,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外孙女。”

“好!你给我准备一身合适的衣服,最好再借一个那种拍照片的东西。咱们把这坏蛋照下来。”

星期六下午,院里的住户都在老王家客厅找了地方坐下。居委会主任和民警小郝也来了。大家聊了一会儿。有人问黄鼠狼阿姨:“您也是这个院儿的吗?没见过。”黄鼠狼阿姨说:“哦,我来代表我外公白老,他住这儿。”说完她甜蜜蜜地一笑。大家也都笑眯眯地看着她,说老白有这么漂亮的外孙女,真是福气。这时进来一个人,满口酒气,嘴里一颗大金牙,时不时地对大家闪一下。大金牙把一些文件放在桌上,咳嗽了一声,说:“我叫黄金贵,是咱们鑫鑫开发公司的总裁。”

大金牙一进屋,大龙就开始摄像了,这时他放下摄像机,看了黄鼠狼阿姨一眼,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大金牙,好像在运气。

大金牙好像有点不舒服,脸上一块白一块红,脖子发痒,用手去挠。他又咳嗽一声,沙哑地说:“人们管我叫黄大仙。” 

大家笑了,以为他开玩笑, 因为谁都知道,黄大仙是黄鼠狼的称号。

“我今天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厄,了解一下,厄,这里有多少只鸡。”

大家又笑了,以为他很会开玩笑。大龙开始摄像。

大金牙听了大家的笑声,没跟着大家笑,反而忽然变得面目狰狞,像一只野兽。他两条腿站到椅子上,两手撑在桌子上,好像准备扑向坐在前排的邻居:“我今天来,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邻居们大惊失色,“啊?”前排的人开始向后蹭。

“你们这一群鸡!谁敢不搬走,我就把他们咬死!全部咬死!一只不留。”

开发商这时脸变得非常红,他开始尖叫,“你们以为我会把国家的拆迁费乖乖分给你们?作梦去吧!那笔钱我已经花了一半了。我去澳门赌场,啊,那是什么派头!我去澳门赌场赌了。你们去过吗?!我黄大仙去了!我赌输了。这,就叫派头。”他凶神恶煞地说:“你们想分钱,别想!这个院计划盖的新四合院,我也已经卖了。钱也已经拿到澳门去了。澳门赌场,输钱也是派头,哎!所以你们想不搬家也不行!谁不搬,我把你咬死!你们不死,我就得死。”这时大金牙开始哆嗦。

邻居开始议论:“黄鼠狼附体了!他这是中魔了!”“露出真面目啦。”有人离开座位,四处张望,看房梁上有没有黄鼠狼。还有人出了屋,去看屋顶上有没有黄鼠狼。居委会主任说:“不管是不是黄鼠狼,这家伙好像说的是真话,他贪污了国家发给咱们大伙儿的钱,这种事儿,黄鼠狼编不出来。”主任看了看民警小郝,“郝警官,把他抓起来吧。你看咱是把他送精神病院,还是送公安局?”七嘴八舌的,大家一致认为应该送公安局。于是大龙的爸爸帮助郝警官抓住了这个疯子,把他押到派出所去了。大龙摄的录像也正好作了审判的重要证据。

搬家的问题就这样化解了。大龙在寒假剩下的几天里,抽时间去找了一趟外国“老妖婆”。帮她把堆肥翻了一遍。那可不是个容易干的活儿,比往堆肥箱里铲树叶累多了。花了大半天时间,流了好几身汗。但他干了,挣了二十块钱。黄鼠狼说大龙应该用这钱给大仙她,买一只活鸡,说她的小宝宝们经常吃不饱。

大龙说,“我还是给你买幼猫猫粮吧,买来活鸡,又扑腾,又叫唤,太引人注意了。”黄鼠狼望眼巴巴地说:“那行吧。要鸡肉味儿的。”

*背景:

图片来源: http://www.hellomandarin.com/ilovechinese/forum/viewthread.php?tid=250

中国人过去是相信万物有灵的,一些动物,植物,乃至器物,石头,都被认为可以修炼成精,因此也受人崇拜。民间崇拜比较广泛的有狐、黄、柳、白、灰五大仙,就是狐狸、黄鼠狼、蛇、刺猬,和老鼠。过去许多人家院里都有供奉五大仙的微型庙宇:仙家楼。黄鼠狼被认为有致人发癔症,就是发神经病,的魔力。其他四大仙也各有其独特的魔力。

黄鼠狼以鼠类为主要食物,所以除去城市化非常厉害的地方,中国大部分地区黄鼠狼都生活在人类身边。关于这些神秘的小动物,人们有很多故事,但据我所知,没有书面文学。广泛流传的有关黄鼠狼的说法,是一个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当代人编了不少童话故事说明这个歇后语。

土地爷是一个主管土地的小神仙,地位不高。旧时每个农业社区都有一个土地庙,供奉土地爷。土地爷被认为能保护农民的庄稼,保护商人的出行,也保护坟墓的安全。土地爷的生日是二月初二。